【论文故事】减轻压力,使人们更能“感同身受

通过qinwei

【论文故事】减轻压力,使人们更能“感同身受

共情(empathy)是一种人类和其他众多哺乳动物所共有的能力,它让我们能够感知他人、携手合作、对弱者施以援手。然而,生活经验也告诉我们,这种理解他人感受的神奇技能并非任何情况下都能顺利发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近期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上发表论文[1]称,社会压力对共情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作用。为此,果壳网科学人对论文的通讯作者杰弗里•莫吉尔(Jeffery S. Mogil)教授进行了采访。

已有研究表明,人类[2]和小鼠[3]均能对其他同类个体的痛觉体验表现出共情反应,而且当对方为熟识的个体时,这种“感同身受”的效果还会更加明显。莫吉尔教授等人从该现象入手,利用一种经典的动物痛觉模型——腹部紧缩测试(abnominal constriction test,又名扭体测试)对小鼠进行观察。在该测试中,小鼠被注射0.9%的醋酸溶液后,酸性刺激物产生的腹部痛感会令其出现身体扭动的症状。有趣的是,与独自参加测试的小鼠相比,当一对同笼“室友”同时接受醋酸注射时,它们身体扭动的次数明显高于单独进行实验的情况,也就是说,面对同为“天涯沦落鼠”的同伴,在共情的作用下,小鼠感受到了更强烈的痛感;而与之不同的是,当对方为陌生小鼠时,则实验鼠的表现与单独测试没有显著差别。这一结果很好地重复了前人的结论。

陌生小鼠配对实验时共情反应明显下降,研究者推测,这种现象很可能与被迫在陌生环境中与陌生鼠互动时产生的社会压力有关。为了证明这一观点,研究者把目光转向了社会压力的生物学基础。在后续实验中,他们对部分小鼠施加了一种名为甲吡酮(metyrapone)的药物。甲吡酮能够抑制机体糖皮质激素的合成,而糖皮质激素被称为“压力激素”,它会参与众多与压力和应激反应有关的过程。结果发现,糖皮质激素合成被抑制后,陌生小鼠配对的扭体测试也出现了明显的疼痛行为增加。相反,如果在测试前对小鼠进行长达30分钟的限制活动处理,使它们进入“高压状态”,在这种条件下,它们与“室友”之间的疼痛共情反应也会消失。由此看来,小鼠的压力与共情反应之间确实存在着联系。

小鼠如此,那么人类又如何呢?下一步,莫吉尔教授等人将目光转移到了人类被试。他们招募了若干大学生被试,并将他们进行两人一组进行配对实验,一些配对中,两位被试互为同性好友,另外一些则为陌生人。人类实验的设计与小鼠实验类似,只不过在这里,注射醋酸变成了让被试将非利手浸入4℃的冷水。浸冰水30秒后,被试通过填写量表的方式报告他们对痛觉的感受程度。每名被试都会接受两次测试,一次单独测试及一次双人面对面的测试。结果发现,与小鼠实验类似,人类被试在看到好友的痛苦时报告了比单人测试更强烈的疼痛,而与陌生人同时接受测试时并没有表现出这种现象。

此后,被试们口服750毫克甲吡酮,并再次进行了冰水测试。这一实验的结果也与小鼠实验惊人相似:研究者分析实验现场视频发现,被试在服药后在与陌生人配对的实验中表现出了更为频繁的痛觉行为,也就是说,他们对陌生人的共情反应增强了。研究者在论文的讨论部分指出,人类被试与小鼠结果的高度吻合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发现,这说明高级形式的共情,尤其是情绪的共情在人类和小鼠之间具有类似的调控机制。莫吉尔教授还告诉果壳网,在他的实验室里,“目前有一系列正在进行中的实验表明,物种间的行为表现具有完美的共性。我们相信,这种共性能够提供许多惊人而又重要的讯息。”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要想减轻压力、提升共情,并不需要使用药物。在实验的最后一部分,研究者邀请陌生配对组的被试们玩了一款名为《摇滚乐队》(Rock Band)的音乐游戏:其中一半的被试独自玩单人模式,而另外一半则玩的是双人合作模式。在酣战4曲之后,被试们再度进行了冰水测试,结果发现,玩合作模式的被试们更能体会到对方的感受。检测发现,合作玩游戏后被试唾液中的糖皮质激素水平降低,问卷调查的结果也表明,共同玩游戏的经历使得他们之间的信任感和亲密度均有上升。这也说明,社交压力的降低确实提高了被试对陌生人的共情能力。

至于为什么选择《摇滚乐队》用于实验,莫吉尔教授表示一切纯属巧合:“因为一个做音乐认知的同事手头正好有这个游戏……我们相信,任何能够促进相互了解的活动都能产生同样的效果,不过这个想法还有待更多实验验证。”

摇滚乐队(rock band)为Harmonix Music Systems开发的一款模拟演奏音乐游戏,多个玩家可以组成“乐队”共同完成乐曲

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会更容易对熟悉的人产生共情,同时又倾向于抑制指向陌生人的共情反应呢?莫吉尔教授认为,这背后或许有演化方面的原因:“我们应当记住,在人类演化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人们都居住在小型的群体或部落里,与陌生人的来往非常少,而为数不多的互动往往与暴力行为有关。因此,进化压力局限于对熟人产生共情反应的能力。人人都相信自己能够理解陌生人的感受,但是,已有众多研究表明,在控制严格的实验中,与熟人、尤其是亲人相比,人们对陌生人的共情反应幅度会小得多。”(编辑:窗敲雨)

参考资料:

  1. Martin, Loren J. et al. Reducing Social Stress Elicits Emotional Contagion of Pain in Mouse and Human Strangers. Current Biology.
  2. Goubert, L. et al. Facing others in pain: the effects of empathy. Pain 118, 285-288 (2005).
  3. Langford, D.J. et al. Social modulation of pain as evidence for empathy in mice. Science 312, 1967-1970 (2006)

关于作者

qinwei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